莱诺:阿森纳问题不能都归咎于门将阿尔特塔想自保也正常

德国媒体图片报副主编Tobias Altschäffl在体育图片报的专栏版面刊发了富勒姆门将,德国国门贝纳德-莱诺的专访,其中提到了很多阿森纳时期的话题。

(注:体育图片报的电子版和网站版是分两天刊发的,是图片报骗流量的方式。)

莱诺:我和妻子都非常喜欢伦敦,作为普通人我们在伦敦获得了成长。我很自豪在2018年迈出了出国这一步,当然加盟富勒姆的决定首先考虑的还是体育层面的想法。我真的很喜欢英超,这是世界上最好的联赛。

我收到了其他的邀约,来自海外,或者来自德甲。但在富勒姆的前景是非常令人兴奋的,这是一个伟大的俱乐部,有着光荣的传统。当然,私人层面也很符合我们的想法,伦敦城内嘛。

莱诺:当我意识到和我的水平或者表现无关的时候,那就是了,我知道我必须离开了。而来自美国的门将马特-特纳应该会成为二门,因为这将对市场营销产生良好的影响。

备战过程中我会发现这更像是球队的政治,而跟表现无关,所以我很清楚:我得离开阿森纳了。

体图:他们(阿森纳)甚至要求您在美国季前赛期间单独训练,这是一种球队式的霸凌么?

莱诺:很痛苦,但不是霸凌。我被允许和队友一起进更衣室,但奥巴梅扬就不一样了,他只有在没人的时候才被允许进入更衣室。

但我不能傻愣着摆烂,我不是一个满足于只去训练的门将。而且很明显:我没有得到公平竞争的机会,所以我现在可以很坦然地说出真相了。

算是谈判的一部分吧,我们为互相都找到了一条出路,但我也有权说出阿森纳内部到底发生了什么。

体图:上赛季阿森纳突然更换了一号门将,当球队每况愈下的时候阿尔特塔选择启用拉姆斯代尔,把信任交给了比您小六岁的他。

莱诺:当然…这很伤人。我们在开季迎头撞上了强劲的对手,主教练因此希望能自保,这其实某种程度上也可以理解,很正常,然后他就彻底地革新了这支球队。

拉姆斯代尔更年轻,而他是英国人。当然没错,这支队伍表现得更好了,但上赛季最后的成绩是阿森纳丢了48个球,我当一门的最后一年我们就丢了39个,把一切都推到门将头上未免也太草率了。

莱诺:我其实精力充沛,很乐意看到我的老伙计们,不过和你一起训练多年的球员对阵的感觉还是很奇怪的。

我和球迷的关系也一直很好,我从来没有从后门偷偷溜出阿森纳,总是堂堂正正的表现自我。所以一切都很好,球迷们用掌声欢迎我。阿森纳的球迷们一直视我为一个人,一名运动员,我真的很爱他们。

莱诺:目前就进行了几次比赛,阿森纳艰苦的赛程还在后面。但很多顶级俱乐部都在苦苦挣扎,所以我相信阿森纳会获得欧冠资格。

但现在阿森纳的表现还不足以赢得冠军,近年来阿森纳经历了一场全面彻底的重建,所以说不进前四肯定是会让人失望的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