深度解析:阿森纳队长之殇15年间连续9任队长都遭受同一魔咒

根据阿森纳官网上的一份声明证实,奥巴梅杨已经被剥夺了袖标,并补充他已经被排除参加周三与西汉姆的英超比赛。这不是奥巴梅扬第一次违反阿特塔的“不可谈判的规则”——他在今年3月份的北伦敦德比中已经因为迟到被罚在替补席上。在奥巴梅杨被开除之后,人们惊奇地发现,他并不是第一位博得争议或失宠的阿森纳队长。事实上,在俱乐部十多年的历史上,阿森纳的队长没有一人能得到善终或者没有一人能取得成功。现在,阿森纳的队长袖标正如一个魔咒,等待给每一个戴上他的人带来厄运。

威廉·加拉斯——2007年8月亨利离开后,温格把袖标交给了加拉斯,问题就开始了。这不是一个受球迷欢迎的决定,更衣室里也很糟糕。“我们在报纸上听说了他的任命,我们都摇摇头,”前枪手主力门将莱曼在他的自传中写道。阿森纳那个赛季开局强劲,但在2月份对阵伯明翰的比赛中,阿森纳最后时刻被对手的点球扳成2:2平局。作为队长的加拉斯却丢球后坐在场上哭泣,加之平和和媒体的恶劣关系,他最终被温格在2008年11月剥夺队长职务。而莱曼更形容他只是一个“闷闷不乐的孩子”。

法布雷加斯——温格在法布雷加斯为阿森纳队长时,曾对法布雷加斯做过深入的考察。21岁的小法作为队长体现了温格对阿森纳嫡系球员的看重,而在2009/10赛季的表现,法布雷加斯更是在英超贡献了15粒进球和13次助攻,并赢得了PFA年度最佳阵容。对阿森纳来说,不幸的是,法布雷加斯因多年缺乏冠军而变得越来越沮丧,而巴萨梦终于战胜了枪手梦。2010年世界杯之后,他选择离开枪手,因此让球迷认为他缺乏对阿森纳的忠诚。至此,他在队长位置上还不到两年时间。

罗宾·范佩西——罗宾·范佩西的队长身份也是与法布雷加斯一个类似的故事——而他则留下了更痛苦的回味。他在2011/12赛季创造了阿森纳队长生涯中最好的赛季,打进了30个英超进球,并获得了英超最佳球员奖。但是很快他就明白了,他需要一个冠军球队,这让阿森纳别无选择。随后,范佩西加入曼联的决定,以及一份不明智的声明的发表,这也引起了球迷们的愤怒。

托马斯·维尔马伦——当时任命维尔马伦为队长的决定似乎合乎逻辑,但这位比利时人在2012/13赛季获得了队长袖标后,却最终失去了他在球队中的位置,因为温格更喜欢默特萨克和科斯切尔尼的中后卫搭档。维尔马伦在下个赛季仍然是俱乐部的队长,但是他很难恢复他最好的状态,他的努力也没有帮助他在球队中的位置。最终他也在2014年加盟巴萨,而他以队长身份仅仅在枪手出场21次。

米克尔·阿尔特塔——在他当教练之前,阿尔特塔也是阿森纳的队长,在2011年从埃弗顿来到阿森纳之后,帮助阿森纳度过了一段艰难的时期。2014年8月,在维尔马伦离开后,阿尔特塔成为队长,但他却开始受到伤病困扰。由于小腿受伤,他在2014/15赛季只首发了11次,虽然他在接下来的赛季之前签下了一份为期1年的合同,但他的健康问题依然存在,让他在整个赛季的所有比赛中只有2次首发。作为在枪手的最后一场比赛,他仍是作为替补出场,之后他成为瓜迪奥拉教练组的成员。当时几乎没有人知道,他会在三年后回归。

佩尔·默特萨克——当温格在2016年夏天选择把袖标交给默特萨克时,阿森纳的球迷们一直在挠头,尽管他因膝盖严重受伤已经开始缺席比赛。之前,他曾的宠儿,他一直是俱乐部的忠实奉献者,但他的伤病意味着在担任阿森纳队长的两年内,他只出场了14次。

洛朗·科斯切尔尼——和默特萨克一样,科斯切尔尼在2018年8月被任命为队长也受伤病困扰,但他至少在下半赛季恢复了健康,帮助埃梅里的球队进入欧联杯决赛,在效力阿森纳多年之后,他一直被成为球队的模范。但当2019年7月他的转会申请被拒绝时,他愤怒地做出了反应,拒绝参加俱乐部的季前巡回赛,并最终被迫转会波尔多。

扎卡——经过长时间的拖延,埃默里在新赛季开始的6周后,在2019年9月确认了扎卡为阿森纳新队长。他赢得了球员的投票认可,但他的队长身份却是迄今为止最糟糕的。在当年10月份在与水晶宫的2:2平局中被换下后,他愤怒地做出了反应,他把拉长耳朵向嘘喊他的球迷,并撕掉球衣摔在地上。在带上队长袖标不到两个月之后,他被解除这个职务。

奥巴梅扬——埃默里在摘下扎卡的袖标后任命奥巴梅扬为阿森纳新队长,阿特塔在几周后接任主教练后决定继续保留这个身份。这一决定似乎一开始就得到了回报,奥巴米扬在2020年8月带领阿森纳夺得足总杯冠军,并在决赛中打进了他本赛季的第28和第29粒进球,但在几周后他签下了一份新的长期合同,他的状态就开始下降。上赛季,他只进了15粒球,这是他2010/11赛季以来的最低纪录,如果他的状态不足以让人担心的话,随之出现的纪律问题成为压垮自己的最后一根稻草。

回看这些球星的糟糕经历不难发现,虽然队长袖标对每一个人来说都是一个厄运,但这个厄运并不是队长袖标带来的,而是近十多年阿森纳的动荡和变革所引起的。自后温格时代,阿森纳就逐渐在争四的大战中掉队,以至于逐渐沦落到争六或争七,最终无缘欧战。正是因为球队的低迷让每一个球员都遭受着磨难,而这些队长不过是众多被消磨的阿森纳球员之一。不管是谁,如果球队没有重建,没有崛起,那么最终仍将受到反噬。而现在的阿森纳,无论谁戴上队长袖标,恐怕还会延续这一诅咒。